美国大选竞争激烈 “钱主”选举加剧社会两极分化

2019-05-02 10:03:03

    当地时间2015年8月6日,美国克利夫兰,2016共和党总统竞选人举行首场电视辩论,参加此次电视辩论的10个人分别为(左起)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鲁比奥、脑神经外科医生卡森、威斯康星州州长沃克、富豪特朗普、佛罗里达州前州长杰布布什、前阿肯色州州长赫卡比、得克萨斯州参议员克鲁兹、肯塔基州参议员保罗,以及俄亥俄州州长卡西奇      美国总统大选初选阶段第一个州投票在即,竞争愈演愈烈,而更加白热化的是各候选人的财力竞争   民主党竞选领跑者希拉里募款已超过1.1亿美元,而她定下的目标是25亿美元,其党内主要对手桑德斯也实力不俗,已募得7000多万美元这还不用说共和党热门竞选者特朗普坐拥100多亿美元资产,还有纽约市前市长布隆伯格正跃跃欲试独立参选,考虑着从他超过350亿美元的净资产中先掏出10亿美元试水大选美国大选越来越成为有钱人的游戏,政治募捐大比拼也成为大选的固定风景   根据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官网的统计,2016年大选至今花费早已过1亿美元,铁定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烧钱的一次   然而,在这个四年一度的“砸钱游戏”中,由于美国大选的选举人团制度规则,能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却并不是全国的选民们,而是少数富豪和财团   美国最高法院2010年裁定,限制商业机构资助联邦选举候选人的两党选举改革法案的条款违宪这一裁定导致类似“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这样独立运作的竞选组织壮大,少数人靠财富控制选举的现象从地下浮出地面2014年,美国最高法院进一步为政治募捐管理规定松绑,最终取消美国政治竞选捐款总额的上限,更是给“选举跟着钱走”开了绿灯   纽约大学法学院布瑞南司法中心报告显示,2010年至2015年,“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竞选开支中,近六成来自一个不足200人的超级富人阶层   美国大选的“金钱传说”远不止此尽管美国联邦政府和超过半数的州立法机构规定,独立运行的营利性机构必须定期公布竞选活动经费明细但这一规定并不适用于非营利性组织,导致政治“黑金”现象猖獗比如去年希拉里就被曝收到一笔100万美元“来路不明”的政治捐款,而希拉里又随之揭开共和党阵营存在的更严重的筹款不透明现象   “钱主”选举现象已引来越来越多批评,认为这一政治制度越来越有利于美国富人正如美国前总统卡特所指出的,美国正沦为一个“寡头统治的国家”美国副总统拜登也曾承认,政治募捐总是暗含附加条件   《纽约时报》去年10月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当时总统选举候选人所募集到的1.76亿美元资金中,将近一半来自158个美国家庭,并称这种集中程度是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从未出现过的这些家庭往往集中在金融、能源、娱乐等行业   美国的富人或财团通过选举,在国会和白宫发挥影响力,左右政策制订,从而更有利于搭政策的便车积累财富反之,穷人则更加难以通过手中的投票权来影响政府决策,导致美国社会的两极分化日益加剧   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新近发布的一份报告,2015年美国中产阶层人口比例首次低于一半,凸显出近年来美国中产阶层不断加剧的萎缩趋势同时,中产阶层拥有的财富比例也大幅缩水,由1970年的62%下降至2014年的43%,而高收入者的比重从29%上升至49%   美国社会安全署的数据也显示,美国2014年人均收入4.4万美元,但67%的美国人达不到这一平均线,而收入最高的134人平均年收入高达8600万美元   不得不说,这种失衡状况实际源于美国选举制度的“系统性缺陷”如果美国无法有效约束金钱对选举“滥用”影响力,